三国全面战争新手攻略
“1+1”報道:一片愛心灑尼洋
珠海律師網 2013-09-05

——記“1+1”法律援助志愿者傅德輝律師西藏林芝縣工作紀實

       2013年7月21日,一位“1+1”志愿者律師——傅德輝律師風塵仆仆來到西藏尼洋河畔,來到林芝地區林芝縣司法局從事法律援助志愿者工作。
      傅德輝律師來自廣東省珠海經濟特區,廣東正澳律師事務所的專職律師,大學兼職講師。是一位有著近二十年的執業經歷,具有豐富的理論和實踐經驗的資深律師,在珠海有著非常優越的生活和工作環境,懷著對西藏的向往和對藏族同胞的愛來到西藏。對于長期生活在廣東,已五十歲的人來說,剛剛來到高原,往往會有種種生活上的不習慣和身體上的不良反應,但他不顧這些,放下行囊,迅速投入到工作中。
      瓊拉,一位淳樸的藏族婦女,九年前與來自陜西的龔仲彪結合,并生育一子傭珠次仁,但雙方并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雙方以種菜賣菜謀生,生活雖清苦,但也其樂融融。不幸發生在2013年6月28日。瓊拉的準丈夫龔仲彪駕駛的裝滿蔬菜的小型三輪摩托與林芝軍分區的一輛重型貨車相撞,當場造成龔仲彪重傷,后不治死亡。此事故如同晴天霹靂頓時讓瓊拉和整個家庭崩潰。
      經交警部門認定,雙方在該起交通事故中負同等責任。
      帶著悲痛的心情,瓊拉開始處理丈夫的后事。然而在與肇事方林芝軍分區協商賠償數額時雙方發生爭議。瓊拉要求林芝軍分區至少賠償45萬,而林芝軍分區答應只能賠償35萬。
      在瓊拉與林芝軍分區就賠償金尚未談妥的情況下,受害人龔仲彪的父母又就賠償金的分配問題又提出主張,要求賠償金要孫子和他們兩位老人三人均分,沒有瓊拉的份。瓊拉面對失去親人和上述爭議愈加感到悲痛和無助。
      帶著期許和彷徨,瓊拉來到林芝縣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找到傅德輝律師。傅律師經過細致分析,認為本案存在一些特殊的法律問題。一是肇事方是軍隊,二是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屬非法同居,三是除有一非婚生子女,受害人還有其他被撫養人(受害人父母)。從法律上即要照顧到受害人父母的合理合法訴求,又要考慮瓊拉的遭遇和困難,通過調節解決也許是能夠平衡各方利益,為瓊拉爭取更多利益的最好方式。傅律師主動提出愿幫助瓊拉通過調節解決糾紛。
      傅律師首先依據西藏地區處理交通事故標準,按城市居民標準,計算出全責應獲得的賠償額大約是60余萬元。對于賠償金的分配,受害人父母的要求雖有一定的法律依據依據,但瓊拉的利益也應得到充分保障,有了這個標準和愿望,傅律師主動找到林芝軍分區,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最后林芝軍分區同意支付40萬賠償金。對于受害人父母要求三個人均分的要求,傅律師找到受害人父母,耐心做他們的工作,最后受害人父母同意賠償款雙方各一半,即瓊拉分得20萬元,受害人父母分得20萬元。并且受害人父母同意將其分得的20萬元存入孫子傭珠次仁名下。最后糾紛得以圓滿解決。
      旺青,一個憨厚的藏族小伙,五年前與西繞卓瑪結婚,婚后育有兩個男孩,明久多吉和次仁多吉。由于婚前缺乏了解,婚后兩人經常打鬧。
      西繞卓瑪是藏族婦女中少有的靚女,姿色動人,雖多有有失體統之處,但旺青仍有難舍之情。日常生活中,公婆也對兒媳的要求也是百依百順,有求必應。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女方的惡習愈加暴露。經常夜不歸宿,夜店酗酒。常常出門在外四五個月不回家,對家庭未盡一點應盡義務。
      女方家庭是藏區康巴地區居民,少數康巴人,野蠻、粗暴、目無法制。女方家族就是這樣。一次,旺青父母到女方家想接回兒媳回家,被女方家族痛打,拽掉大把頭發,全身多處受傷。今年七月,女方家長首先提出離婚,并提出從結婚之日起每天賠償100元的無理要求,如不答應,將血洗旺青全家。旺青無法滿足,拒絕女方的無理要求后,女方家族帶領十數人來到林芝旺青家,欲行暴力,多虧報警及時,警方到來后制止。此番行徑先后發生多次。
      旺青面對如此境況感到很無奈,一方面是自己還愛著的漂亮妻子,另一方是自己的父母和孩子。帶這這種無奈,旺青找到了傅律師。傅律師經過對男女雙方的心理和男女雙方家庭情況的全面分析,認為雙方勉強繼續生活不會有幸福,于是建議雙方離婚,爭取在孩子撫養和財產分割上為旺青爭取更多利益。最后,傅律師通過無償法律援助為旺青代理此案。此案已在林芝縣人民法院立案,正在審理程序中。
     李存超,一位來自河南鄉村的68歲老伯,跟隨在西藏上學的兒子來到林芝,以種菜供養兒子上學。
     2008年5月1日,李老伯承包一塊位于林芝縣覺木村扎西崗農場15畝菜地從事蔬菜種植。2012年5月,經權利人同意,李老伯將該塊菜地轉讓給來自山東的鞠治乾種植。因承包期間李老伯同時還開墾和種植了與該塊地相鄰的另一小塊土地種植蔬菜,雙方在移交地塊是否應包括該小塊菜地上發生爭議。鞠治乾多次謾罵并威脅原告要騰空小塊土地,原告不肯。2013年7月23日,鞠治乾來到李老伯小塊菜地,用鋤頭胡亂砍斷生長茂盛的大蔥,一片片蔥被砍倒,原告制止時,被告繼續砍和威脅原告,無奈,原告只好報警,警察趕到后才制止被告,并將被告帶去派出所接受處理。報案后僅過數日,被告變本加厲,又先后兩次來到原告菜地,繼續砍斷大片大蔥,原告再次報案,警察到達后方才制止,并收走鋤頭。此次破壞共造成李老伯損失數千元。
      因公安機關認為此案屬于一般民事糾紛,公安機關對于大蔥的損失無能為力,并告知李老伯可以通過民事訴訟解決。可轉讓時雙方并未有書面協議,只是口頭協議,李老伯連被告的姓氏名誰都不知,更何況還有證據保全等一些法律專業問題,李老伯更是一竅不通,如何維權,一頭霧水。
      通過打聽,李老伯得知廣東珠海來了一位法律援助律師,專門為弱勢群體維權,便找到了傅律師。傅律師詳細分析了案情,認為首先要查明被告的身份,并應馬上進行保全證據。
      傅律師決定快速采取行動。首先到公安機關查明被告身份,再到到菜地拍照取證。菜地距離城區20公里,又無可通行的公路,只有一條泥土小路可通行,如何到達,傅律師便乘坐李老伯的農用三輪車,顛簸前往數次。前往派出所解釋,請求配合,調取被告身份。起草訴狀,申請證據保全。經過一番奔波,訴訟材料準備齊全,立案在即。
      就這樣,傅律師用他一份份真情和愛幫助著需要幫助的人們,人們也用一個西瓜,一綹大蔥,一條哈達表達著對傅律師的感激之情。
      傅律師的法律援助工作才剛剛開始,有更多期待,更多挑戰,更多付出等待著他。然而,我們堅信,他在西藏,在林芝會留下他堅實的足跡。
      他說,他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為藏族同胞服務的愛心是無限的。通過他和向他一樣的人的共同努力,一定會讓更多的藏族同胞感受到愛的溫暖,感受到法治的力量。他正在用實際行動將愛灑在尼洋河畔,灑在藏族人民的心中。

500x297

                傅律師乘坐農用三輪車下鄉為李老伯調查取證,開車者為李老伯

500x290

                 傅律師在為瓊拉一家進行咨詢調解,右二為瓊拉

500x288

                 傅律師在為旺青一家進行進行咨詢,左二為旺青

 

                                                              (來源:林芝縣司法局)

0 +1
瀏覽:13587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
返回頂部
三国全面战争新手攻略